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法规

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对刑事辩护律师的影响!

时间:2020-02-11 10:55:19  作者:管理员  点击:154

  2019年12月30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了《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以下简称新《规则》),新《规则》于2019年12月30日正式施行。新《规则》是在2012年《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试行)》(以下简称旧《规则》)的基础之上修订而来,目的是为了确保2018年新刑诉法和监察法正确贯彻落实。新《规则》的实施并不仅仅针对检察院内部,对于刑事律师的工作也会产生相应影响。本文整理了新《规则》中对于刑事律师影响较大的条文,希望能为刑事律师的工作提供一定帮助。

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对刑事辩护律师的影响!

  一、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适用

  11条 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自愿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承认指控的犯罪事实,愿意接受处罚的,可以依法从宽处理。

  认罪认罚从宽制度适用于所有刑事案件。人民检察院办理刑事案件的各个诉讼环节,都应当做好认罪认罚的相关工作。

  272条 犯罪嫌疑人自愿认罪认罚,同意量刑建议和程序适用的,应当在辩护人或者值班律师在场的情况下签署认罪认罚具结书。具结书应当包括犯罪嫌疑人如实供述罪行、同意量刑建议和程序适用等内容,由犯罪嫌疑人及其辩护人、值班律师签名。

  犯罪嫌疑人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不需要签署认罪认罚具结书:

  (1)犯罪嫌疑人是盲、聋、哑人,或者是尚未完全丧失辨认或者控制自己行为能力的精神病人的;

  (2)未成年犯罪嫌疑人的法定代理人、辩护人对未成年人认罪认罚有异议的;

  (3)其他不需要签署认罪认罚具结书的情形。

  有前款情形,犯罪嫌疑人未签署认罪认罚具结书的,不影响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适用。

  275条 犯罪嫌疑人认罪认罚的,人民检察院应当就主刑、附加刑、是否适用缓刑等提出量刑建议。量刑建议一般应当为确定刑。对新类型、不常见犯罪案件,量刑情节复杂的重罪案件等,也可以提出幅度刑量刑建议。

  276条 办理认罪认罚案件,人民检察院应当将犯罪嫌疑人是否与被害方达成和解或者调解协议,或者赔偿被害方损失,取得被害方谅解,或者自愿承担公益损害修复、赔偿责任,作为提出量刑建议的重要考虑因素。

  犯罪嫌疑人自愿认罪并且愿意积极赔偿损失,但由于被害方赔偿请求明显不合理,未能达成和解或者调解协议的,一般不影响对犯罪嫌疑人从宽处理。

  对于符合当事人和解程序适用条件的公诉案件,犯罪嫌疑人认罪认罚的,人民检察院应当积极促使当事人自愿达成和解。和解协议书和被害方出具的谅解意见应当随案移送。被害方符合司法救助条件的,人民检察院应当积极协调办理。

  277条 犯罪嫌疑人认罪认罚,人民检察院拟提出适用缓刑或者判处管制的量刑建议,可以委托犯罪嫌疑人居住地的社区矫正机构进行调查评估,也可以自行调查评估。

  278条 犯罪嫌疑人认罪认罚,人民检察院依照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七条第二款作出不起诉决定后,犯罪嫌疑人反悔的,人民检察院应当进行审查,并区分下列情形依法作出处理:

  (1)发现犯罪嫌疑人没有犯罪事实,或者符合刑事诉讼法第十六条规定的情形之一的,应当撤销原不起诉决定,依照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重新作出不起诉决定;

  (2)犯罪嫌疑人犯罪情节轻微,依照刑法不需要判处刑罚或者免除刑罚的,可以维持原不起诉决定;

  (3)排除认罪认罚因素后,符合起诉条件的,应当根据案件具体情况撤销原不起诉决定,依法提起公诉。

  影响

  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是在刑事案件中能够保障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权益的重要制度之一,新《规则》对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十分重视,规定所有刑事案件都可以适用认罪认罚。辩护律师在协助当事人认罪认罚时应当注意以下三个方面:(1)签署认罪认罚具结书;(2)明确检察机关提出的量刑建议;(3)赔偿被害方损失,取得谅解或者达成和解,或者自愿承担公益损害修复、赔偿责任。辩护律师应当在向当事人及其亲属详细说明认罪认罚的适用条件和具体后果之后再协助当事人进行认罪认罚,并且需要尽力向检察机关争取更轻的量刑建议。需要重点注意的是,根据新《规则》第580条之规定,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认罪认罚属于检察院可以向办案机关提出释放或者变更强制措施的情形之一,如果当事人认罪认罚,辩护律师可以据此向检察院要求变更强制措施。

  二、检察院可建议法庭当庭驳回回避申请

  28条 在开庭审理过程中,当事人及其法定代理人向法庭申请出庭的检察人员回避的,在收到人民法院通知后,人民检察院应当作出回避或者驳回申请的决定。不属于刑事诉讼法第29条、第30条规定情形的回避申请,出席法庭的检察人员应当建议法庭当庭驳回。

  影响

  根据第25条之规定,检察人员在开庭时可以建议法庭当庭驳回当事人及其法定代理人的回避申请,因此在出现需要回避的情况时最好能够尽早找到相关材料线索申请回避,而非在开庭阶段再进行回避申请。

 三、明确刑事法律援助时间

  42条 人民检察院办理直接受理侦查案件和审查起诉案件,发现犯罪嫌疑人是盲、聋、哑人或者是尚未完全丧失辨认或者控制自己行为能力的精神病人,或者可能被判处无期徒刑、死刑,没有委托辩护人的,应当自发现之日起三日以内书面通知法律援助机构指派律师为其提供辩护。

  43条 人民检察院收到在押或者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犯罪嫌疑人提出的法律援助申请,应当在二十四小时以内将申请材料转交法律援助机构,并通知犯罪嫌疑人的监护人、近亲属或者其委托的其他人员协助提供有关证件、证明等材料。

  影响

  相较于旧《规则》,新《规则》明确了检察院在发现需要法律援助的情况时通知法律援助机构指派律师为其提供辩护的时间为3日,同时,将申请材料转交法律援助机构的时间从3日缩短到24小时。

  四、加强对辩护人阅卷权的保护

  47条 自人民检察院对案件审查起诉之日起,应当允许辩护律师查阅、摘抄、复制本案的案卷材料。案卷材料包括案件的诉讼文书和证据材料。

  人民检察院直接受理侦查案件移送起诉,审查起诉案件退回补充侦查、改变管辖、提起公诉的,应当及时告知辩护律师。

  49条 辩护律师或者经过许可的其他辩护人到人民检察院查阅、摘抄、复制本案的案卷材料,由负责案件管理的部门及时安排,由办案部门提供案卷材料。因办案部门工作等原因无法及时安排的,应当向辩护人说明,并自即日起三个工作日以内安排辩护人阅卷,办案部门应当予以配合。

  人民检察院应当为辩护人查阅、摘抄、复制案卷材料设置专门的场所或者电子卷宗阅卷终端设备。必要时,人民检察院可以派员在场协助。

  辩护人复制案卷材料可以采取复印、拍照、扫描、刻录等方式,人民检察院不收取费用。

  影响

  第47条新增检察院在移送起诉,审查起诉案件退回补充侦查、改变管辖、提起公诉的,应当及时告知辩护律师的规定,使律师能够及时获取案件进度,保障了辩护权利的行使。第49条新增了检察院保障律师阅卷权的规定,要求检察院专门设置阅卷场所或者电子设备,并新增了扫描、刻录的复制方式,明确了不收取律师费用,更有利于律师阅卷了解案情。

  五、辩护律师申请向被害人及其近亲属收集证据的批准时间减少

  53条 辩护律师申请人民检察院许可其向被害人或者其近亲属、被害人提供的证人收集与本案有关材料的,人民检察院负责捕诉的部门应当及时进行审查。人民检察院应当在五日以内作出是否许可的决定,通知辩护律师;不予许可的,应当书面说明理由。

  影响

  辩护律师申请检察院许可其向被害人及其近亲属收集证据的批准时间由原来的7日缩短到5日,使得辩护律师能够尽快地向被害人及其近亲属收集证据,推进辩护工作的进行。

  六、辩护人意见的重要性提高

  54条 在人民检察院侦查、审查逮捕、审查起诉过程中,辩护人要求听取其意见的,办案部门应当及时安排。辩护人提出书面意见的,办案部门应当接收并登记。

  听取辩护人意见应当制作笔录或者记录在案,辩护人提出的书面意见应当附卷。

  辩护人提交案件相关材料的,办案部门应当将辩护人提交材料的目的、来源及内容等情况记录在案,一并附卷。

  261条 办理审查逮捕案件,犯罪嫌疑人已经委托辩护律师的,可以听取辩护律师的意见。辩护律师提出要求的,应当听取辩护律师的意见。对辩护律师的意见应当制作笔录,辩护律师提出的书面意见应当附卷。

  办理审查起诉案件,应当听取辩护人或者值班律师、被害人及其诉讼代理人的意见,并制作笔录。辩护人或者值班律师、被害人及其诉讼代理人提出书面意见的,应当附卷。

  对于辩护律师在审查逮捕、审查起诉阶段多次提出意见的,均应如实记录。

  辩护律师提出犯罪嫌疑人不构成犯罪、无社会危险性、不适宜羁押或者侦查活动有违法犯罪情形等书面意见的,检察人员应当审查,并在相关工作文书中说明是否采纳的情况和理由。

  影响

  相较于旧《规则》,新《规则》第54条新增了后两款规定,要求辩护人意见无论是口头意见或者书面意见都必须入卷。第261条新增了第二、三款规定,审查起诉案件应当听取辩护人意见并制作笔录,书面意见应当附卷;辩护律师在审查逮捕、审查起诉阶段多次提出意见的,均应如实记录。毫无疑问两个条款的修改都提高了辩护人意见的重要性。审查起诉案件这意味着在检察院侦查、审查逮捕、审查起诉过程中,辩护律师都必须更加注重辩护意见的书写和递交,辩护意见的专业性、规范性、合理性都将成为左右刑事案件走向的重要材料之一。

  七、加强对辩护人申诉、控告权利的保护

  58条 辩护人、诉讼代理人认为其依法行使诉讼权利受到阻碍向人民检察院申诉或者控告的,人民检察院应当及时受理并调查核实,在十日以内办结并书面答复。情况属实的,通知有关机关或者本院有关部门、下级人民检察院予以纠正。

  影响

  旧《规定》要求辩护人、诉讼代理人向检察院申诉或者控告,检察院应当在10日内进行审查,而新《规则》要求检察院在10日内办结并书面答复,明确并缩短了检察院的工作期限,加强了对辩护人、诉讼代理人申诉、控告权利的保护。

  八、检察院发现辩护律师违规违纪应及时向有关部门通报

  60条 人民检察院发现辩护人有帮助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隐匿、毁灭、伪造证据、串供,或者威胁、引诱证人作伪证以及其他干扰司法机关诉讼活动的行为,可能涉嫌犯罪的,应当将涉嫌犯罪的线索或者证据材料移送有管辖权的机关依法处理。

  人民检察院发现辩护律师在刑事诉讼中违反法律、法规或者执业纪律的,应当及时向其所在的律师事务所、所属的律师协会以及司法行政机关通报。

  影响

  旧《规则》规定了辩护律师在帮助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隐匿、毁灭、伪造证据、串供,或者威胁、引诱证人作伪证以及其他干扰司法机关诉讼活动的行为,可能涉嫌犯罪时,被指定管辖的检察院在立案侦查的同时书面告知其所在的律师事务所、所属的律师协会,而新《规则》要求检察院发现辩护律师违规违纪应及时向有关部门通报,根据前后对比可以发现新《规则》加强了检察院对辩护律师的监督,违规、违纪行为便可能被通报律师所在律师事务所、所属的律师协会以及司法行政机关。这导致辩护律师在刑事案件中必须更加注意自己的行为是否符合律师职业规范和职业伦理道德,如若违反,便可能受到有关部门责罚。

  九、非法证据排除规定的细化

  66条 对采用刑讯逼供等非法方法收集的犯罪嫌疑人供述和采用暴力、威胁等非法方法收集的证人证言、被害人陈述,应当依法排除,不得作为移送审查逮捕、批准或者决定逮捕、移送起诉以及提起公诉的依据。

  67条 对采用下列方法收集的犯罪嫌疑人供述,应当予以排除:

  (1)采用殴打、违法使用戒具等暴力方法或者变相肉刑的恶劣手段,使犯罪嫌疑人遭受难以忍受的痛苦而违背意愿作出的供述;

  (2)采用以暴力或者严重损害本人及其近亲属合法权益等进行威胁的方法,使犯罪嫌疑人遭受难以忍受的痛苦而违背意愿作出的供述;

  (3)采用非法拘禁等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的方法收集的供述。

  68条 对采用刑讯逼供方法使犯罪嫌疑人作出供述,之后犯罪嫌疑人受该刑讯逼供行为影响而作出的与该供述相同的重复性供述,应当一并排除,但下列情形除外:

  (1)侦查期间,根据控告、举报或者自己发现等,公安机关确认或者不能排除以非法方法收集证据而更换侦查人员,其他侦查人员再次讯问时告知诉讼权利和认罪认罚的法律规定,犯罪嫌疑人自愿供述的;

  (2)审查逮捕、审查起诉期间,检察人员讯问时告知诉讼权利和认罪认罚的法律规定,犯罪嫌疑人自愿供述的。

  69条 对重大案件,人民检察院驻看守所检察人员在侦查终结前应当对讯问合法性进行核查并全程同步录音、录像,核查情况应当及时通知本院负责捕诉的部门。

  负责捕诉的部门认为确有刑讯逼供等非法取证情形的,应当要求公安机关依法排除非法证据,不得作为提请批准逮捕、移送起诉的依据。

  影响

  第67至69条均为新增条款,是对第66条规定的非法证据排除规则进行的细化。将非法证据排除规则的具体内容加入检察院的刑事诉讼规则之中,证明了检察机关对于非法证据排除的重视程度进一步提高,应当可以预见非法证据排除规则的实际适用会越来越多。辩护律师在申请非法证据排除时必须更加注重对于规则的准确理解和把握,同时要注重多和检察机关进行沟通交流。

  十、被追诉人、辩护人提出讯问笔录不真实的,检察机关可以调取侦查机关讯问录音录像

  75条 对于公安机关立案侦查的案件,存在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检察院在审查逮捕、审查起诉和审判阶段,可以调取公安机关讯问犯罪嫌疑人的录音、录像,对证据收集的合法性以及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供述的真实性进行审查:

  (1)认为讯问活动可能存在刑讯逼供等非法取证行为的;

  (2)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或者辩护人提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供述系非法取得,并提供相关线索或者材料的;

  (3)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提出讯问活动违反法定程序或者翻供,并提供相关线索或者材料的;

  (4)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或者辩护人提出讯问笔录内容不真实,并提供相关线索或者材料的;

  (5)案情重大、疑难、复杂的。

  人民检察院调取公安机关讯问犯罪嫌疑人的录音、录像,公安机关未提供,人民检察院经审查认为不能排除有刑讯逼供等非法取证行为的,相关供述不得作为批准逮捕、提起公诉的依据。

  人民检察院直接受理侦查的案件,负责侦查的部门移送审查逮捕、移送起诉时,应当将讯问录音、录像连同案卷材料一并移送审查。

  影响

  第75条新增了检察机关可以调取侦查机关讯问录音录像的情形,即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或者辩护人提出讯问笔录内容不真实,并提供相关线索或者材料,同时新增规定公安机关未提供讯问犯罪嫌疑人的录音、录像时,而检察院经审查认为不能排除有刑讯逼供等非法取证行为的,相关供述不得作为批准逮捕、提起公诉的依据。该规定的修改使得辩护律师申请非法证据排除的可能性大大增加,并且最终排除非法证据的可能性也相应增加,因此在辩护工作中必须明确是否具备非法证据排除的线索材料,如果有,就必须向检察机关提出,争取排除非法证据。

  十一、明确批准逮捕的社会危险性条件

  128条 人民检察院对有证据证明有犯罪事实,可能判处徒刑以上刑罚的犯罪嫌疑人,采取取保候审尚不足以防止发生下列社会危险性的,应当批准或者决定逮捕:

  (1)可能实施新的犯罪的;

  (2)有危害国家安全、公共安全或者社会秩序的现实危险的;

  (3)可能毁灭、伪造证据,干扰证人作证或者串供的;

  (4)可能对被害人、举报人、控告人实施打击报复的;

  (5)企图自杀或者逃跑的。

  有证据证明有犯罪事实是指同时具备下列情形:

  (1)有证据证明发生了犯罪事实;

  (2)有证据证明该犯罪事实是犯罪嫌疑人实施的;

  (3)证明犯罪嫌疑人实施犯罪行为的证据已经查证属实。犯罪事实既可以是单一犯罪行为的事实,也可以是数个犯罪行为中任何一个犯罪行为的事实。

  129条 犯罪嫌疑人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认定为“可能实施新的犯罪”:

  (1)案发前或者案发后正在策划、组织或者预备实施新的犯罪的;

  (2)扬言实施新的犯罪的;

  (3)多次作案、连续作案、流窜作案的;

  (4)一年内曾因故意实施同类违法行为受到行政处罚的;

  (5)以犯罪所得为主要生活来源的;

  (6)有吸毒、赌博等恶习的;

  (7)其他可能实施新的犯罪的情形。

  130条 犯罪嫌疑人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认定为“有危害国家安全、公共安全或者社会秩序的现实危险”:

  (1)案发前或者案发后正在积极策划、组织或者预备实施危害国家安全、公共安全或者社会秩序的重大违法犯罪行为的;

  (2)曾因危害国家安全、公共安全或者社会秩序受到刑事处罚或者行政处罚的;

  (3)在危害国家安全、黑恶势力、恐怖活动、毒品犯罪中起组织、策划、指挥作用或者积极参加的;

  (4)其他有危害国家安全、公共安全或者社会秩序的现实危险的情形。

  131条 犯罪嫌疑人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认定为“可能毁灭、伪造证据,干扰证人作证或者串供”:

  (1)曾经或者企图毁灭、伪造、隐匿、转移证据的;

  (2)曾经或者企图威逼、恐吓、利诱、收买证人,干扰证人作证的;

  (3)有同案犯罪嫌疑人或者与其在事实上存在密切关联犯罪的犯罪嫌疑人在逃,重要证据尚未收集到位的;

  (4)其他可能毁灭、伪造证据,干扰证人作证或者串供的情形。

  132条 犯罪嫌疑人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认定为“可能对被害人、举报人、控告人实施打击报复”:

  (1)扬言或者准备、策划对被害人、举报人、控告人实施打击报复的;

  (2)曾经对被害人、举报人、控告人实施打击、要挟、迫害等行为的;

  (3)采取其他方式滋扰被害人、举报人、控告人的正常生活、工作的;

  (4)其他可能对被害人、举报人、控告人实施打击报复的情形。

  133条 犯罪嫌疑人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认定为“企图自杀或者逃跑”:

  (1)着手准备自杀、自残或者逃跑的;

  (2)曾经自杀、自残或者逃跑的;

  (3)有自杀、自残或者逃跑的意思表示的;

  (4)曾经以暴力、威胁手段抗拒抓捕的;

  (5)其他企图自杀或者逃跑的情形。

  134条 人民检察院办理审查逮捕案件,应当全面把握逮捕条件,对有证据证明有犯罪事实、可能判处徒刑以上刑罚的犯罪嫌疑人,除具有刑事诉讼法第81条第三款、第四款规定的情形外,应当严格审查是否具备社会危险性条件。

  135条 人民检察院审查认定犯罪嫌疑人是否具有社会危险性,应当以公安机关移送的社会危险性相关证据为依据,并结合案件具体情况综合认定。必要时,可以通过讯问犯罪嫌疑人、询问证人等诉讼参与人、听取辩护律师意见等方式,核实相关证据。依据在案证据不能认定犯罪嫌疑人符合逮捕社会危险性条件的,人民检察院可以要求公安机关补充相关证据,公安机关没有补充移送的,应当作出不批准逮捕的决定。

  影响

  旧《规则》第139条在一项条款内将逮捕的危险性进行了规定,对逮捕的五种社会危险性特征分别进行了简单的解释,而新《规则》将五种社会危险性特征增添专门条款进行更为详细的解释,使得逮捕的条件更为明确,因此辩护律师在向检察机关论证是否应当逮捕当事人时,必须以新《规则》规定的情形为标准。同时,根据第135条之规定,在审查逮捕阶段辩护律师的辩护意见是检察机关判断犯罪嫌疑人是否需要逮捕的重要参考依据,辩护律师应针对案件事实与检察机关沟通,为嫌疑人争取一定程度的人身自由。

  十二、侦查羁押期限的延长和重新计算

  305条 人民检察院办理直接受理侦查的案件,对犯罪嫌疑人逮捕后的侦查羁押期限不得超过二个月。案情复杂、期限届满不能终结的案件,可以经上一级人民检察院批准延长一个月。

  306条 设区的市级人民检察院和基层人民检察院办理直接受理侦查的案件,符合刑事诉讼法第158条规定,在本规则第305条规定的期限届满前不能侦查终结的,经省级人民检察院批准,可以延长二个月。

  省级人民检察院直接受理侦查的案件,有前款情形的,可以直接决定延长二个月。

  307条 设区的市级人民检察院和基层人民检察院办理直接受理侦查的案件,对犯罪嫌疑人可能判处十年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依照本规则第三百零六条的规定依法延长羁押期限届满,仍不能侦查终结的,经省级人民检察院批准,可以再延长二个月。

  省级人民检察院办理直接受理侦查的案件,有前款情形的,可以直接决定再延长二个月。

  308条 最高人民检察院办理直接受理侦查的案件,依照刑事诉讼法的规定需要延长侦查羁押期限的,直接决定延长侦查羁押期限。

  309条 公安机关需要延长侦查羁押期限的,人民检察院应当要求其在侦查羁押期限届满七日前提请批准延长侦查羁押期限。

  人民检察院办理直接受理侦查的案件,负责侦查的部门认为需要延长侦查羁押期限的,应当按照前款规定向本院负责捕诉的部门移送延长侦查羁押期限意见书及有关材料。

  对于超过法定羁押期限提请延长侦查羁押期限的,不予受理。

  311条 对于同时具备下列条件的案件,人民检察院应当作出批准延长侦查羁押期限一个月的决定:

  (1)符合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六条的规定;

  (2)符合逮捕条件;

  (3)犯罪嫌疑人有继续羁押的必要。

  315条 人民检察院在侦查期间发现犯罪嫌疑人另有重要罪行的,自发现之日起依照本规则第305条的规定重新计算侦查羁押期限。

  另有重要罪行是指与逮捕时的罪行不同种的重大犯罪或者同种的影响罪名认定、量刑档次的重大犯罪。

  影响

  新《规则》新增了一节关于侦查羁押期限的延长和重新计算的内容,共15项条款,本文摘录了其中较为重要的条款。该规定对于侦查羁押期限的延长和重新计算有了明确的标准,辩护律师在刑事案件中必须明确各个时间点,从而更好地完成辩护工作。

免费咨询律师

© 2019-2020 北京刑事律师网